公司微博 | 关于启迪| 人才招聘 | 主题活动 |

用国际象棋的知识讲解象棋和围棋

时间:2020-04-01 来源:未知 关注度:

笔者一向在网络上为国际象棋擂鼓助威,但是现实却给了我一个相反的任务:马年春节不讲国际象棋,却要讲象棋和围棋!
 
今岁大年初一,堪萨斯城地区最大的博物馆Nelson-Atkins Museum of Art举办了中国新年的传统庆祝活动,美国友人不仅能欣赏到博物馆中的中国文物收藏,而且可以参与各种各样的中国文化活动,非常热闹。我们一帮棋友以中文学校师生为主力,自愿到博物馆里宣传中国象棋和围棋。
 
自己跟象棋的缘分基本上集中在童年到初中的阶段,高中后为了高考放弃了棋缘。对围棋的痴迷主要在大学的头两三年,后来感到过于玩物丧志,毅然自拔于泥潭。现在要给美国人介绍中国的棋文化,还得用英语讲,不得不赶紧临阵磨枪,事先就准备英文的底稿。
 
 
考虑到来学象棋的美国人应该已经会下国际象棋,咱就尽量利用国际象棋中的规则为例,来解释中国象棋的异同。最好讲的是“车”,因为它跟国际象棋中的车走法完全一样。最不好讲的是“卒”,它跟国象中的兵相似的是一步走一格,威力最小;但是吃子方法、还有过河后的横走、下底不会升变等等,都跟国际象棋不同,要初学者很快记住相当不容易。马年讲“马”,“别马腿”有点意思!最特别的是“炮”,翻译成英语就是“加农炮”,国象中没有任何这种走法,因此初学的老美经常看不到有目标可以开炮。
 
我们先在中文学校试讲,在那些ABC身上找到了点儿感觉。我被安排进了介绍象棋的一组,围棋由另一组棋友去介绍。
 
正所谓天有不测风云,举办活动的当天下起了冻雨,地面上覆盖了一层薄冰,顿时交通大乱。等我好不容易赶到博物馆,发现不少棋友都还没有到。一个情况是:原来准备讲围棋的人来得太少了,而讲象棋的人相对充裕。于是,本人自告奋勇去增援围棋组。
 
我摆围棋摊儿的位置可太高档了:位于博物馆中国古典家具展厅的正中央,一套古色古香的棋桌、棋凳、棋盘和棋子供我使用,周围的那么多中国元素环绕,令我心旷神怡:一项业余爱好能带来这种幸运的享受,真不冤枉!
 
可是我事先没怎么准备围棋,这会儿怎么讲呢?模模糊糊地记得,有个所谓围棋更民主的理论,后悔当初没有认真学,书到用时方恨少!现在只能临场发挥了。
 
凡进入这个展厅的参观者基本上都注意到了本棋摊儿,都会向本摊儿主笑颜致意。咱趁势介绍:这是历史最悠久的智力游戏,中国人发明的,日本人把它介绍到了西方。不多时就有人出来想学学怎么玩儿,于是师徒坐定,授课开始,周围少不了观棋不语的老美。
 
从围棋的“围”字破题,先讲吃子,再讲怎么算气,什么是眼,什么是活棋,怎么打劫……一直到如何计算胜负,等等。
 
讲的差不多了,我话题一转,问徒弟:“你会下国际象棋吗?”典型的回答是:“知道怎么下。”我就说:“你看,在围棋里所有的棋子都生来平等,每一枚棋子都可以被另一枚同样颜色的棋子替换,没有特权;但是,国际象棋里的每一个棋子都有特殊的权力和限制,车只能直走不能斜走,象只能斜走不能直走,但是后却既可以像车那么走,也可以像象那么走。你说,这是不是不平等?”
 
徒弟均老老实实回答:“是不平等。”我又说:“在国际象棋里,胜负不取决于任何其他棋子,只取决于王,这就是专制。你吃掉对方的王你就赢,对方吃掉你的王你就输,哪怕你其他的子都活着。但是在围棋里,胜负是由所占的地盘决定的,一个格子相当于一票,哪一方得票多哪一方就赢,真正体现了民主!”老美们听得哈哈大笑。
 
当然,最后会跟徒弟下一盘指导棋。由于时间有限,这盘棋只用四分之一的棋盘下,只为了让他们有个实战体验。
 
回家的路上,咱兴奋莫名,真盼着明年再来一次!

  • 技术支持:鑫泽科技
    友情链接:滁州叉车培训 安徽朴树